浙江风采3d走势图:從大數據看中國都市圈人口遷移

沈建光 原創 | 2019-05-22 11:06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大數據 人口遷移 

31选7走势图 www.hkoyw.icu   當前中國經濟面臨復雜多變的外部情況,提振內需在支持中國經濟增長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而促進以人為本的新型城鎮化建設作為擴大內需的重要抓手,對于拉動消費增長、促進消費升級、提高投資邊際收益,帶動就業市場增長等均具有重要意義。

  中國城鎮化方向的改變:從“小城鎮”到“都市圈”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城鎮化進程快速推進,截止2018年末,中國城鎮常住人口已經達到8.3億人,較1978年末增加6.6億人,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9.58%,比1978年末提高41.6個百分點。但和世界發達經濟體相比,中國城鎮化率仍處于較低水平,一般認為,城鎮化率達到70%之后才會進入緩慢增長期,中國城鎮化尚且孕育著巨大的潛力。

  在中國城鎮化道路方面,過去十幾年一直存在爭議,以往中國的城鎮化戰略長期重視以中小城鎮核心,控制大城市人口。而在今年4月8日國家發改委印發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文件中,新型城鎮化戰略更加強調以大城市引領的城市集群模式,明確提出“深入推進城市群發展,培育現代化都市圈,探索建立中心城市牽頭的都市圈發展協調推進機制”,標志著中國城鎮化發展方向的重大改變。

  同時,《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亦從人口、土地、社會公共服務等多個層面給出新型城鎮化的政策配套,支持城市集群的發展。例如,在戶籍制度方面,提及全面放開放寬大城市落戶條件,超大特大城市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在公共服務方面,提出推進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涉及子女教育、醫療、養老、就業、住房等諸多方面;在土地政策方面,提出深化“人地錢掛鉤”等配套政策,并強調落實支持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的財政政策,中央和省級轉移支付中更多考慮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指標。

  在筆者看來,這一戰略方向上的改變,既與國際上發達國家城市化發展的趨勢相一致,也與中國人口流動的客觀規律相符,是中國城鎮化戰略市場化選擇的結果,有助于優化資源配置,將供給側改革與擴大內需有機結合,為中國經濟增長釋放新的活力。

  從大數據看中心城市的“逆城市化”

  當然,盡管人口遷移以及城鎮化研究對于宏觀經濟決策十分關鍵,但傳統的人口遷移情況分析主要是依靠全國人口普查以及各大城市和地區的流動人口報告中獲取人口流動數據,上述數據雖然樣本覆蓋面較廣,但在數據時效性、統計準確性方面存在缺陷,亦難以對人口流動人群基本特征進行描述,繼而對于政策指導意義受到限制。

  隨著社交媒體以及互聯網平臺、4G手機的興起和快速發展,近年來基于社交網絡大數據、人口實時遷移的位置數據、以及移動通訊總量數據就人口遷移進行的大數據分析日益豐富,為精細和準確掌握人口流動基礎信息提供了很好的支持。筆者基于京東大數據運算方法,深入分析了城市之間收貨信息與身份信息的匹配情況,得到了一些中國城市人口流動的新發現,以下以中國城市群情況為例共享一些觀察,以期對現有人口遷移與城鎮化分析框架提供一個新視角和補充。

  根據總量來看,筆者發現,基于大數據觀察到的一線城市人口遷移情況與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常住人口變化在2018年有所差異。2018年國家統計局顯示,一線城市中,僅有北京是人口凈流出,上海、深圳、廣州均為人口凈流入有所區別,而基于大數據觀察到的情況,2018年一線城市的人口遷移均呈現凈流出態勢。

  在筆者看來,造成上述差異的最主要原因在于兩類數據的統計對象與統計方法有所區別。統計局數據大多基于對城鎮住戶的抽樣調查,抽樣以本地戶籍人口為主,對流動人口的覆蓋面有限,導致抽樣存在偏差,這使得即便是同樣是官方數據,但各地也經常報出基于社會保障部門與統計部門得出的城市人口流動信息存在較大差異的情況。同時,官方調查結果相對周期較長,對即時性的變化不如大數據反應的靈敏。

  從趨勢來看,不難發現,相似之處,即統計局數據亦顯示出當前中國一線城市人口增長已然放緩,甚至凈流出的事實。例如,2018年上海雖然人口凈流入5.45萬人,但近年來常住人口的變化已經非常小,2017年已出現了小幅人口凈流出。同時,廣州與深圳的人口凈流入規模亦在2018年有所下降。這說明一線城市除北京2018年常住人口減少16.5萬以外,其他城市雖然人口凈流入,但增速已經減緩。

  而基于京東大數據,這種中心城市逆城市化現象體現的更為突出。例如,2018年一線城市人口均已經出現了流出的現象,筆者發現,一線城市中,北京、上海、廣州、深圳一線城市流出比例已經達到1.13%、0.95%、1.05%和2.56%。

  從大數據看中國都市圈的形成

  即便一線城市出現逆城市化現象,但在筆者看來,這一現象也并不值得過于擔憂,不意味著中國城鎮化紅利的消失。相反,在觀察到一線城市人口流出的同時,中國城市都市圈已經悄然形成,特別體現在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說明中國城市群的快速發展已經成為承載新型城鎮化建設的一個重要特征,是推動經濟增長的一個新的增長極。

  例如,上海方面,根據京東大數據,無論是人口遷入還是人口遷出,排在前五名的城市,除了北京以外,均是長三角周邊的城市,即從遷入的城市來看,2018年遷入上海的城市中,蘇州、杭州、南通、南京分別列第二、三、四、五位;而從上海人口遷出的城市中,蘇州、杭州、南通分別列第二、三、四位,南京、無錫也位列前十,說明雖然上海人口有所減少,但主要遷往長三角地區的其他城市,城市集群已經形成。

  這一現象在珠三角的城市集群方面也體現的同樣明顯。例如,廣州方面,從遷入情況來看,除了北京以外,深圳、佛山、東莞、湛江、茂名、清遠、惠州、肇慶、中山都是周邊城市,廣州遷出城市亦在周邊。而從深圳來看,廣州、東莞、惠州、茂名、佛山這些珠三角城市均是深圳方面人口流動的主要城市。特別是從深圳的遷出城市來看,人口流出最多的區域是東莞,在筆者看來,這或與近年來東莞大量承接了深圳外溢的制造業密切相關,說明城市一體化加速發展,城市集群在珠三角已然出現。

  當然,相比來講,京津冀的城市集群效應弱于長三角與珠三角,但基于京東大數據,筆者發現,北京的人才遷出地并不僅集中在北京周圍,形成城市集群,而是對全國具有輻射效應。具體體現在,北京的主要遷出城市前十名中,除了廊坊、天津、保定屬于京津冀都市圈以外,上海、深圳、廣州、成都、武漢、西安、重慶都是北京人口遷出的主要城市,占據七席。而從遷入城市來看,上海、廣州、深圳遷入來源最多的城市是北京,這說明四大一線城市中,北京對全國的輻射能力最強,這或與北京重點大學云集、“總部經濟”突出等因素有關。

  綜上,基于大數據,筆者觀察到中國城鎮化道路已經呈現出明顯的集聚效應,以中心城市為中心,向周圍輻射構成都市圈悄然形成。而這不僅與發達國家的城市化之路不謀而合,也是中國城鎮化道路自然選擇的結果。從歷史規律看來,盡管有基于大都市病的擔憂,但都市圈的形成將有助于優化資源的分配,促進產業的聚集,帶動就業機會的增加,不少國家在經歷過探索之后也都回歸到發展大都市圈的道路上。

  而根據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課題組發布的《中國城市群一體化報告》,中國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12個城市群依靠不到五分之一的國土面積,聚集了中國人口總量的六成,貢獻了中國經濟總量的八成。說明伴隨著中國經濟集聚趨勢的日益明顯,承載人口、產業、經濟的主要載體——城市群與都市圈或將成為中國城鎮化發展的新路徑,為中國經濟增長激發新動力。

個人簡介
2007年加入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中金公司),現任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研究部(香港)副總經理、經濟學家。
每日關注 更多
沈建光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北京pk10直播官方网站 pk10怎么玩法介绍 网上购彩什么时候恢复 三公扑克游戏免费下载 赛车pk10怎么玩 足彩买单关稳赚不赔 体育彩票最晚几点买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后二精准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怎么注册 飞艇计划6码技巧 澳客 分分彩计划软件大全 三公扑克牌游戏下载 赌场限红目的 单机麻将免费